櫻花.jpg 

累~累~累,很累,真的很累!

身體累?還是心累?工作的繁忙~~累!親情事~~更累!

過年後,公司的訂單出奇的多,趕貨趕的很,

每天幾乎都得做到半夜才休息,甚至更晚。

好久沒這景象了,想想這景象不知能維持多久,

要拼經濟就趁此時了。

休息時,簡直是快累癱了!但,我並非沒這樣做過啊,

以前還經常熬夜,隔天還不是拼勁十足,

莫非真的"歲月不饒人"?

身體的累不是累,真正累的是心累;

最近也因為一些私人的事情,搞得思緒大亂。

ㄧ個人靜下來時,不禁會想,我為何要這麼累?

努力了這麼多年,又得到什麼?

他們真的只是在利用我的惜情?這種日子要繼續嗎?

這種傷心的事情,還是會一而再的重演,

要任由他?該如何去處理?

朋友給我的建議,我都懂,都了解,解鈴還須繫鈴人,

我必須振作,有擔當!而他能嗎?是他時運不濟?還是……?

我知道他們都是愛我的,但我渴望在他們對我的愛當中,

能否多加點疼惜呢?

我也想一肩擔起這責任,但我擔不起了,

我快沒力氣來擔這擔子了!

好累……好累……,真希望能拋下這一切,走遠遠的,

過一過ㄧ個真正屬於我的生活!

好想去走走散散心喔!!

最近廟裡認識一位出家師父,是個很有趣的事情。

特別是他叫我舉起蕃茄汁,跟他說話的經驗。
師父跟我解釋因果、輪迴這些事情,這都還不稀奇。

有趣的事情在後頭呢!

師父一聽完我跟他提到個人煩惱的時候,

他索性要我左手提起他剛買的三罐番茄汁,

一邊提著,一邊跟他說話。

可想而知,我左手感覺到疲勞的程度,跟時間成了正比。

也懊惱著為何師父要我一邊提著三罐蕃茄汁,

一邊跟他說話。

受不了這樣的酸楚,我自行把左手放下,

卻聽到師父跟我說:

「拿著它,並繼續和我說話。 」

聽到這樣的話,心理不免起了疑心,
我手提的那麼酸,

為何不讓我放下手上的重物,輕鬆地與他對談?

約莫過了15分鐘,我的左手實在承受不住了,
才聽見師父跟我說:「現在你可以將它放下了」

看著我狐疑的臉,師父居然笑了出來。

  「你不喜歡提著重物跟我說話,

為何你卻喜歡帶著煩惱,過著你的生活呢?

手酸了,放下就好,對待煩惱,不也是這樣?

或是這些煩惱,就像是那些番茄汁一樣,

是你自己用手把它們給舉起來的呢?」

有趣的經驗,對吧?

最近我開始這樣的練習,

一手舉起有重量的東西,一邊想著事情。

手酸了,自然會放下手上的東西,

看看有一天,我會不會也學到,

心累了,就把心事給放下來。

我們能很容易的放下有形的重物,

卻很難放下無形的重擔。

執著的人生會讓自己承擔莫需有的重擔。

學習放下執著也就在學習人生自在

哈真是又學到了一門課

創作者介紹

小克的異想世界

克勞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